<rt id="csso6"></rt>
<rt id="csso6"><center id="csso6"></center></rt>
<sup id="csso6"></sup>
<sup id="csso6"></sup>
<acronym id="csso6"></acronym><acronym id="csso6"><center id="csso6"></center></acronym>
<rt id="csso6"></rt>
首頁>檢索頁>當前

在英國感受學術凈土的靈魂——學術誠信

發布時間:2019-06-11 作者:文|李冉 來源:中國教育新聞網

在英國感受學術凈土的靈魂——學術誠信1.JPG

學術誠信是伴隨英國各階段學習的靈魂中的靈魂。從高中、大學本科,直至碩士、博士,英國的學院在幫助學生取得學術成就之前,更看重的是真正教會學生如何以誠待學業,因為只有以“領悟學術誠信”的態度去做學術研究,才可能取得真正值得信賴的學術成果。

幾年前,當我在英國完成第一個碩士研究生階段的學習后,第一次申請了現在就讀的英國王儲基金會傳統藝術學院的博士。從申請的那一刻起,我就對英國高校對學術誠信的高度重視有了更深刻的體驗。學院導師幫我一步一個腳印地做好從碩士升級到博士生所必需的學術準備、心理準備,過程中所經過的每一步,都圍繞“學術誠信”的精神展開。

我第一次將所有博士申請材料寄到學院后的第二個月,收到了一封博士部導師的反饋郵件,不僅內容寫得樸實、真誠、有針對性,而且郵件長度相當于兩篇短篇小說,著實讓我感動。郵件大意說,雖然我的專業基礎很出色,但還需要進一步加深對本學院整體研究精神和方法論的透徹理解,才能有助于開展我預期的博士研究課題。所以,這位導師征求我的意見,希望我可以先在本學院再讀一次碩士研究生課程,兩年后課程完成時再提出更有針對性的博士研究課題預案。

經過一番考慮,我接受了導師的建議。事實證明,這兩年的研究生課程對我重新審視自己的研究課題是多么必要!按導師的話說,學院希望申請者可以在讀博前就真正了解學院的學術精神,從而有效地開展將來的研究,而不是稀里糊涂地讀博。這是學院對申請者首先釋放出的學術誠信和負責的一種信號;而我也在學習中向學院證明了我個人的學術誠信,從而得到了很好的學術口碑。在我結束碩士研究生課程并準備第二次提交讀博申請時,導師們非常親切、慈愛地對我說:“這次你不用提交作品集了,因為我們已經非常了解你的能力,也清楚地看到你真誠的學術態度,你已經真正達到了一名讀博申請者應該具有的學術品質。我們很期待看到你即將提出的新課題預案!”

a.png

在通過第一階段的誠信考驗后,我開始了與博導們針對初步課題方案“漫長”的探討修改之路,而修改過程真是讓我“默默無語兩眼淚”,也大大提高了我對學術誠信的認識度。

這期間的預案修改大部分是通過與導師們的郵件往來進行的,幾乎每天一個回合。導師們針對我預案中的每一段內容都提出了大段斧正,要求我精益求精,準確到分毫。例如,我所研究的歷史時間段只定義在某一朝代過于寬泛,導師們希望我可以精確到某幾年;所引用的參考書出處要精確到頁碼和段落;某幾處出現的抽象詞語具體指哪些方面,需要逐一解釋;中文姓名的先后順序,要按照國際通用的引用格式書寫;被引用的學者要精確到性別,因為再次提到他們時,就要用“他”或“她”來代指了;要提供出版社的詳細資料,確定所引用的出版物是學術刊物,并有引用價值,等等。

在修改過程中,我也向導師們訴過苦,他們卻一次次耐心地安慰我:“這是讀博的必經之路,只有把這些方面都理清了,才能為以后的研究做好準備。而且精確這些內容,也是你展示學術誠信的一部分,否則你的研究將很難令人信服,不是嗎?”

于是,我在導師們耐心的引導下,在漫長的預案修改之路上繼續狂奔了兩個多月。

除了郵件交流,其間我還夾著電腦和筆記本約見了導師好幾次,希望能得到他們當面的輔導和幫助。導師們一般不坐班,接到我的預約郵件就馬上從家里趕到學院和我見面。當面討論的過程有時也并不順利,會有質疑和爭執,但這些都是必要的,導師們努力從各個方面“圍追堵截”,力爭把我預案里可能冒出來的各種不精確“掐死”在萌芽狀態。學院的這種預案修改模式,對每一位讀博申請者都一視同仁,不論國別、性別、年齡、出身,亦或是課題。有幾次,我看到另外幾位約見導師的申請者,與導師討論前還穿著針織毛衣,討論完出來已是渾身大汗,滿臉通紅,身上只剩一件薄襯衫了,討論的激烈程度可想而知。但每次他們都會豎起大拇指,感慨導師的學術見地,感謝討論帶給他們的幫助。而這一切僅僅發生在提交預案的讀博申請初期,是導師與申請人之間互相理解、磨合,展示學術誠信的過程而已,如果沒有這些與導師面對面的碰撞,預案一定是不完善、不到位的。

b.png

經過精雕細琢,我的研究預案終于達到了可以上報學院總部、參加正式面試的要求了,真是激動人心!

因為每次修改都要給文字換顏色,便于區分,所以我最終的預案宛如一道道彩虹。我在研究生部學習時,各位老師都給予了我較好的評價,他們也一直很疼愛我,知道我即將參加博士申請的面試,便分批分撥地關心詢問我準備材料的情況,衣著打扮是否得體,甚至連我的作息時間、路上交通這些細節都要了解清楚,務必做到盡善盡美。記得我面試前一個小時,主任老師急需找人幫忙抬教具,但他堅決不讓我參與,并格外堅定地說:“今天是你最重要的日子,我絕不能讓你因為給我幫忙而面試遲到,這會影響你的學術信用!你就坐在這里安心等博導叫你。面試結束后,咱們一定出去喝一杯!”

對于正式面試,說我完全不緊張絕對是騙人。但正是因為有了之前導師們精益求精的全方位斧正,我應對得游刃有余,而且很多問題都是非專業性的,更多的是對學術誠信和真誠態度的考核,例如:

“我們記得你從第一次提交預案到現在,經歷過幾次比較大的方向性的改變,這會讓我們對于你在這個領域里做研究的堅定信念產生質疑,你的研究決心和意愿到底有多強,請你明確?!?/p>

“你要知道,一個博士課題也許會歷時很多年,即使你有再強烈的意愿和意志,但最后結果可能不盡如人意,或被人質疑,甚至沒有結果。你能承受這樣的打擊嗎?你能一如既往地為此奉獻你的時間、經歷、經費和人生嗎?”

“在學術界,誠信是第一重要的,學術不誠信等于學術犯罪。你是否可以保證在任何時候、任何階段都尊重他人的研究成果,堅持學術誠信,并對自己的學術言行負責?”

“學院會盡可能地對學生提供幫助,如果你有經濟、家庭等方面的困難,請在申請時一定告訴我們,我們不希望這些不穩定因素影響你以后的課題研究進展?!?/p>

諸如此類的問題看似與課題本身關系不大,但直面這些問題,是導師們希望我銘記在心,領悟和堅持學術誠信的一次次修行。得到滿意答案之后,導師們緊繃的臉龐終于放松下來,深深的眼窩里送出一抹笑意:“很感謝你今天能來參加面試。我們很快會再聯絡你?!?/p>

其實在面試之前,還有很多細節工作要做,而且都是一次次針對學術誠信的小考驗,比如導師推薦信及老師們對你的學術及人品的評價。

一般來說,英國的博士申請至少需要兩封該領域的導師推薦信,且申請人必須回避,不能看信的內容。當我去請主任老師幫我寫推薦信時,他一邊點頭答應一邊開玩笑說:“推薦信我會直接寄到學院總部,你可沒有機會偷看。你就靜等結果吧,如果你最后申請失敗了,很可能是我在推薦信里多寫了幾條你可愛的小缺點!”雖然是玩笑,但我真心認為這才是導師推薦信該有的樣子。

導師們在考察階段也忙得不亦樂乎,除了要隨時鼓勵申請人到學院旁聽課題研討、多與在讀博士生交流溝通外,另一個重要方面就是考察申請人的學術水平及人品。導師們會聽取學院各位老師、在讀學生,甚至包括往屆生的意見,從各個方面了解每個申請人的真實情況。申請人任何的學術不誠信、學術不專的蛛絲馬跡,甚至在生活、感情等方面的不成熟表現,都會導致功虧一簣,至少其學術心態會遭到質疑。所以博士部的學長們總是鼓勵我多和導師溝通,常來學院旁聽。如果是因為偷懶、不經常溝通而影響了博士申請,就太得不償失了。

在英國感受學術凈土的靈魂——學術誠信3.jpeg

當收到學院博士部發來的Offer,我真正體會到了“普天同慶”的感覺,在學院里見到我的人都會收到一個愛的擁抱!然而,“學院里第一個中國博士生”的title讓我驕傲了沒幾天,導師們又揮起了“督導小鞭”:大批量要閱讀的參考書、黑壓壓一片的小組研討和個人輔導日程表、針對完善各階段參考書目表的圖書館系統專題輔導,以及實地考察計劃表等,一系列博士新生必需的修行就此開始。

我是藝術實踐型博士生,實地考察是重中之重。導師們一再鼓勵我制定科學的考察方案,并動員學院各部門為我提供全方位幫助。例如,學院國際部的老師會根據異國實地考察的要求,為我提供最新的簽證政策,還針對國際形勢幫我規劃合理的行程;在深入相關學術機構或博物館、圖書館之前,專業老師會為我開具細致權威的學院介紹信,確保我放心前行;如果經費緊張,導師們會聯合財務部幫我申請適當的考察經費資助。此外,我從博士部學長身上也學到了很多學術誠信的精髓。記得一位來自中東的學姐,曾經為了得到建筑雕刻方面的一手資料,只身一人跑到滿街坦克的某地進行為期10天的實地考察,每走10步就要搜身檢查一次。聽完她的經歷,我心驚肉跳,她反倒安慰我說:“這不算什么,以后你也會為了自己的課題去世界各地考察的。如果只在房間里偷懶,那還做什么實踐,拿什么寫論文?要是這樣也能寫出論文,學術誠信和誠意從何談起?”

在課題研究過程中,導師們一直強調關于授權批準的重要性。在世界任何國家實地考察,涉及到的已有學術成果、書籍、照片、談話等各種參考資料,都要一一對應具有完整的授權使用批準;除了紙質表格,必要情況下錄音訪談也須得到當事人批準才能將其口述內容引用進論文。這是學術誠信最直接的體現。收集各方面授權批準自然要花相當長的時間,但導師們總是強烈建議我養成良好的習慣,主動收集,不要最后臨時抱佛腳。

在我去日本相關研究所考察時,那里的研究員向我詳細展示了日本學術界對授權使用批準的規范管理。因為很多館藏文物和文獻是由第三方捐贈的,所以授權批準申請人要先向博物館或圖書館提出書面申請,再由博物館或圖書館向第三方捐贈者提出申請,在第三方捐贈者批準后,博物館或圖書館會反饋給申請人,并簽署書面承諾書。整個過程可能會持續一兩個月,所以要預留出充分時間做準備。另外,作為一個成熟的研究型學者,有義務保護好資料信息,防止不專業的失誤。例如,我在日本的研究所獲準拍攝的一些圖片資料,理論上未經許可是不能隨意拿出去發布的,如果在作學術報告或給學生講課時用到了相關圖片,有責任向聽眾事先說明禁止拍照,防止圖片未經許可流傳在茫茫網絡之中,這是對相關學者、學術機構最基本的尊重,也是學術誠信最低限度的體現。

雖然讀博剛剛起步,我還是博士部最嫩的新人,不過從第一次開始申博到現在,我已經透徹地領教了英國高校對學術誠信的執著態度。學術誠信不是兒戲,更不是紙上談兵,而是一種學術信念,更是學校必備的育人第一課。學術誠信反應了學者內在的誠心,誠心也將更加促進學術誠信。學術誠信體現在方方面面,甚至小到稍不留意就會被忽略,但通過我的經歷和體會,感覺到導師們在用心教給我們這一理念的同時,也在竭盡全力地守護這一方學術凈土,讓我們在人生課堂上,用最真誠的態度和心意去領悟作為一個有學術修養的學者所應有的最基本的品質。(作者系英國王儲基金會傳統藝術學院在讀博士生)

0 0 0 0
分享到:0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lymflo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

威尼斯赌场-威尼斯赌场-开户专线